p3试机号走试图 排列三p3试机号q p3试机号金码关注 p3试机号走势图一 今日体彩p3试机号 彩宝网p3试机号今天 p3试机号走势图彩宝网 p3试机号千禧试机号查询 p3试机号天吉网 今天排三p3试机号 p3试机号走试图 今天体育彩p3试机号 p3试机号金码关注 p3试机号走势图一 p3试机号乐乐
回到六祖那兒去(下)
2015-11-20 17:39:39

 ——《壇經》與“生活禪”學習隨想

三、生活與“生活禪”

㈠生活就是煩惱,有煩惱就該修行

慧公老和尚說:“我經過將近七十年學佛修行的體會,覺得我們人生除了生活以外,好像沒有第二件事。那么什么是生活呢?我們處在迷惑的狀態下,生活就是煩惱,有生活就有煩惱,有煩惱就該修行。煩惱體現在哪些地方呢?就體現在我們日常的生活中:穿衣、吃飯、人來客往、工作上班,乃至起心動念都是生活的表現。因為我們還處在迷失的階段,所以我們的心境、我們的生活也是一種染污的生活,染污的生活就是煩惱、就是生死。既然煩惱在生活中,生活就有煩惱,我們怎么樣來轉化煩惱呢?就在生活中修行,在生活中來轉化煩惱,這就是生活禪法門。也可以說生活就是煩惱,禪就是菩提,在生活中轉煩惱為菩提,這就是生活禪。

每個人來到這個世界上,都希望自己生活得幸福,有煩惱即是不幸福的,預防煩惱、化解煩惱乃至不生煩惱就成為人們實現幸福的必然途徑,化煩惱為菩提也就成為佛教的功能與手段。

“我們處在迷惑的狀態下,生活就是煩惱,有生活就有煩惱。”所以,人生的覺悟必須在自我的生活中!人生的修行也必須在自我的生活中!也就是在生活中,預防、化解乃至在覺照下不生煩惱。

“生活禪”,是慧公老和尚結合當代的社會環境、人文環境、人生實際、佛教發展狀況,所提出的人生佛法修行理念。

六祖說:“佛法在世間,不離世間覺。離世覓菩提,恰如求兔角。”

所謂“生活禪”,即是在生活中、生活的當下,修學禪法,體悟禪法,實現智慧的生活。

什么是智慧的生活?智慧的生活就是遠離煩惱的生活。生命本無煩惱,生命本自清凈無憂,因妄想、執著而有各種顛倒見生,所以煩惱不斷。煩惱生則智慧隱,如云遮日。

 

㈡覺悟人生,即是在人生中覺悟

⑴煩惱在生活中,就當在生活中歷緣對境修行

覺悟人生,簡單的說就是自度。“此身不向今生度, 更待何生度此身?”

無始以來這些貪嗔癡的業力習氣種子,藏于藏識之中,遇緣顯現。所以才有各自喜好的不同,也就構成了各自個體生命的差別。人生不覺悟時,純粹在這種內在業力的推動下,顛三倒四,根本無法擺脫任何煩惱。

唯有依照佛法修行,才能實現覺悟,走向解脫。純粹以個人解脫為目的修行,即是佛法中的解脫道。了知一切現象的無常(包括個體的生命),了知一切現象的緣生緣滅,終歸無常壞滅,斷除我見、我執,證得無常空、緣起性空之二乘空慧,入有余涅槃,舍報時入無余涅槃,實現自我的解脫。但大乘佛菩提道的修行,非為自身求安樂,但愿眾生早脫苦,是有這樣的菩提心愿的。有菩提心愿,首先要實現自我的人生覺悟,自不覺者何以幫助他人實現覺悟呢?所以,面對世間的各種誘惑,必須培養自己的出離心,但出離不是離開,而是于心不染,于心不被世俗所纏。

佛法修學,有二個基本的立足點:一是立足于內觀,于自我心性中安住諦觀。二是立足于改變自我,克除自我的習氣,直面自我的不足。前者是不離理體,后者是不離事修。離自我心性者,是心外求法,數他人寶;離自我實修,眼睛盯著他人他事,必落于煩惱,于己無益,盡皆落空。

⑵“生活禪”的核心在禪

“生活禪”的核心自然在禪,以禪的智慧指導生活才能叫生活禪,若只有生活而沒有禪,那只能叫世俗生活。

禪的本質是般若智,禪的精神是當下承當、當下直了,直承真如本心的清凈、平等、無分別。佛說:“直心是菩薩凈土”。所以,禪必然在生活中,在生活中歷緣對境,不起煩惱。

生活是豐富多彩的,生活的感受也是各不相同的。即使是同一個人,面對同一件事,不同的時間點、不同的環境也會有不同的感受。比如,我們在饑餓難耐時,有人給你一塊燒餅,你會有一種難得的溫暖,充滿感恩;如果在你酒足飯飽之后,還是給你一塊燒餅,你可能不屑一顧。這種感受,在十二因緣中稱為“受”。“受”有苦受、樂受、不苦不樂受。“受”為外界影響于生理、情緒、思想等,所產生的痛癢、苦樂、憂喜、好惡等感受,由此有利(順)、不利(違)、無利害關系(俱非)等境界,產生相應之苦、樂等主觀感受,而引起遠離違境、追求順境等一連串愛欲活動。面對紛繁的世界,我們凡夫眾生的心,一定是貪“樂受”而厭“苦受”,心念被拴在能給自己帶來“樂受”的事物上。

佛說:“有攀緣識住故,入于名色;入名色故,有未來世生、老、病、死、憂、悲、惱苦,如是純大苦聚集。”(《雜阿含經》)

攀緣識是什么?也就是大乘經典中所說的第七識,又叫末那識。而末那識并非一個什么固定的東西叫末那識,而是眾生無始以來的習氣種子,“攀緣”也是習氣中的特點之一。這些習氣的種子,聚集在一起,而藏于藏識之中,這就是“大苦聚集”。藏識即是第八識,阿賴耶識。

煩惱在生活中。不覺悟的生活就是煩惱的生活,煩惱的生活自然不是我們生活的目的,而化解煩惱需要智慧,這種智慧就是般若,就是禪,這也是慧公老和尚提出“生活禪”理念的邏輯所在。

生活的幸福不是看我們得到了些什么,而是具有一顆時時安住的心。心念安不住,就沒有真正幸福可言。安住的人不一定是覺悟的人,但真正覺悟的人一定是安住的。

安住一定是要心力的,這就是定,現代人是被手機、互聯網牽著走,心念無法安住。自心安不住,哪里有覺悟可言呢?

 

㈢奉獻人生,即是在人生中行愿

奉獻人生即是大乘佛菩提道的修行,即是菩薩的行愿。眾生在哪里,菩薩的行愿就在哪里。

與二乘解脫道不同的是,大乘佛菩提道的修證,于“理”而言,乃是以證得真如實相為見道,以成就無上佛道為目的;于“事”而言,乃是在眾生中行道。心念安住于真如本心,在眾生中作一切自覺覺他、自利利他之行。而不是僅以個人解脫為目的的。

《維摩詰經》云:“如菩薩者,不盡有為,不住無為。” 菩薩行于眾生之中,一切具體所行,自然是有始有終,有生有滅,豈能離開有為法?離開有為如何作為?所謂無為,即指不依因緣和合而成的,不生不滅、無來無去、非彼非此的絕對,也是涅槃的異名。大乘佛教,以無為法為諸法之本體,與“法性”、“真如”等為同一含義。

大乘佛菩提道的修行,始終圍繞著自度度他的核心內容。也就是說:發心修學佛菩提道,就是在眾生中修行。《維摩詰經》云:“以一切眾生病是故我病,若一切眾生病滅則我病滅。所以者何?菩薩為眾生故入生死,有生死則有病,若眾生得離病者,則菩薩無復病。”菩薩為救度眾生必須出沒于眾生之中,顯現生、老、病、死之相。眾生因煩惱病,而菩薩只是示疾。眾生之病,由煩惱造作之業力而現果報。菩薩之病,因治眾生之病而“病”,非“病”也,只是一種方法、手段而已。如果眾生得離病苦,那么菩薩就不會再有病了。

本著這個理念,發心修學佛菩提道一定是在有眾生的地方,有眾生苦難的地方修行,而不是慕道山林,在什么渺無人煙的地方修行,那樣的話,說穿了是二乘人的種性在起作用。

佛法是指導眾生走向覺悟、實現解脫的,有眾生的煩惱,就有佛法存在的意義,能為大家解脫煩惱,就是佛法存在的價值。與時代相適應,契理契機解決眾生的煩惱,這是佛法的使命所在,也是“生活禪”應運而生的道理所在。如何使“生活禪”走得更遠、更有實效、更為大眾所樂聞、樂受,這是需要更多人思考和實踐的問題!

 

四、“生活禪”的時代意義

諸法因緣而生,因緣而滅。慧公老和尚倡導“生活禪”,正是應社會發展、佛教自身發展,以及當今眾生心理、文化、精神、物質訴求,順應這個時代而提出的當代禪修理念。藉 “生活禪”以紹隆祖師禪法,帶動和引領更多的行人有學、有修、有實證,振興整個漢傳佛教。

 

㈠“生活禪”的出現有著時代的必然性

慧公老和尚說:“宋以后,不少參禪之士由于不明教理,不懂得禪宗的真精神,終日坐在禪堂里,默然觀照,或者抱著個話頭,極盡思維之能事,以為這個便是真實的做功夫。像這樣的參禪,能得受用的人畢竟是少數,絕大多數人恐怕都難以逃出“枯木眾”之數。需要不斷地有人悟道證道是禪宗生生不息、源遠流長的最內在的前提和保證。禪宗最重視師資印證和法脈的承傳,原因也在于此。一旦修行證果的人少了,禪宗的衰落便是必然之勢。宋以后,禪門里雖然不乏龍象之材,但是比起盛唐時的群星燦耀,不可同日而語。

當今佛教,尤其是漢傳佛教,在看似繁榮和興盛的外表下,其實隱藏著深刻的、致命的危機。

佛法修學不同于世間法的理論與學術,既便是關于佛教的諸多理論研究,雖有其重要意義,但卻不一定可以用來指導修行,其中最為關鍵的就是實證,把佛教經論中的理論、方法同人生的實踐相結合,獲得人生的覺悟與自在的受用。

由宋而至今日,又經歷了一千余年,特別是經歷了文革的浩劫,佛教已經支離破碎,改革開放后,隨著國力的不斷提升,各種硬件設施的快速恢復以及信教人數的大幅攀升,佛教自身的不足愈發突顯。既缺乏引導實證的理論,又缺乏踏實的實證精神。前者是理論問題,后者是實踐問題。

引導實證的理論從哪里來?毫無疑問從經典中來。但怎樣正確的契入經典,也就是怎樣真正讀懂經典,卻是當下修行人的瓶頸所在。一者是存在著否認大乘經典、不讀大乘經典的思潮。或認為“大乘非佛說”,或以某種具體的方法取代經典的學習,認為那樣才是精進、才是專一;二者是依文解義,將經論的文字表義加以解釋而已。

以學術研究為目的的經論研究,雖有諸多的積極意義,但其中最為缺乏的乃是自身的修證,這些研究理論,無非是意識思維層面的,考據、推測、想象、思辨的結果,是世間法的產物,是不能用來指導佛法修證的。依文解義者常依文字相而使人心往外求,心外求法是背離佛法正義的,既不能改變自我,又容易貪著魔事。

禪宗所言的“不立文字”絕不是不要文字,而是不能執著于語言文字之相。禪宗所“立”者,乃是實相之道,悟證而可明見,若在文字上打主意,恰似猴子水中撈月一般。

佛法的修證,是自身生命的實踐,是心靈的契合。所以,回歸到佛教原旨,建立在真實信心基礎上的修學實踐,就顯得必須而緊迫。

但是,當今社會環境下,又非常缺乏具體的實證精神。一方面,求道的熱情很高。但由于缺乏正確的、可行的理論引導,很多人長時間的處在摸索或盲修瞎煉之中。不僅不會有覺悟與解脫的受用,同時還會與似是而非的各種邪魔外道結緣,求道不成而落之魔臼。一方面,又很少有人繼承傳統,沉下心來,深入經藏,做些真實的修證功夫。這樣一來,各種學說鋪天蓋地,但這其中有多少是由佛教的原旨而來,不失佛法的真精神的呢?有多少是自己真修實證而來的呢?有多少是可以真正引導他人走向覺悟、實現解脫的呢?這很難說。更多的只是落在意識心的思維想象和推測上,落在宗教情緒上,有些甚至落在民間宗教的鬼神信仰上。

慧公老和尚是洞察出這些問題的,是感受到這種緊迫性的,是在有感于漢傳佛教的生存危機及現實可能的情況下,提出“生活禪”理念的。所以“生活禪”的出現是時代的呼喚,有著時代的緊迫性、必然性。

慧公說:“生活禪跟這樣一個時代,所謂信仰缺位、道德滑坡、亂相叢生這樣的社會現實,我們佛弟子應該盡什么責任?我們國家有這么多的問題,有這么多的事,我們怎么樣幫助國家治理得更好,使人心更加清凈,使社會更加祥和,使國家更加安定,我覺得我們作為佛弟子有責任,把我們最好的東西弘揚出來,最切合實際的東西弘揚出來,最貼近生活的東西弘揚出來,使我們大家都能沐浴在佛陀慈悲智慧的光明之下,能夠凈化我們的生活,提升我們的生活,美化我們的生活,使我們生活在一片祥和之中。提出生活禪,無非是如此。

 

㈡“生活禪”是對中國禪宗的傳承和發展

“生活禪”理念的確立,并不是突發奇想,也并不是從天上掉下來的,而是對中國禪宗的傳承和發展。

⑴傳承性

①慧公說:“我之所以選擇禪宗作為終身修持弘揚的法門,主要有兩個方面的考慮:一方面是基于對禪宗的歷史地位之認識。禪宗是印度佛教與中國傳統文化相結合的產物,是真正的中國化的佛教。在漢傳佛教中,禪宗獨稱“佛心宗”,被視為佛教的“正法眼藏”,在整個大乘佛法中,其核心地位由此可以略見一斑。另外,中國漢傳佛教在唐朝的時候雖有八大宗派之盛,但是會昌法難以后,唯禪宗一枝獨秀,到了宋以后,禪宗已經成了中國漢傳佛教的主流,以至禪宗的興衰直接決定著整個漢傳佛教的興衰。從上述諸多方面來考量,可以這樣講,要振興漢傳佛教,想撇開禪宗而另立爐灶,幾乎是不現實的。

禪,被視為佛教的“正法眼藏”,這不是自冠自封的頭銜,而是由它直指佛心、直言究竟的本質內涵所決定的,且是當下可以證悟的。這種所證所悟依之于大乘經典同時也接受著大乘經典的勘驗,于理相合,于事圓融。不拘陳規,活潑靈動,平常樸實,唯自一心。當下承當,自在而為。如此即是振興漢傳佛教最好的抓手,以振興禪宗而帶動其他諸宗的發展與振興。

這種傳承是基于佛法修證的真精髓、真精神,永遠是正法的靈魂與核心所在。離開了這一點再建構怎樣的理論系統,也只是學術而不是如實見地,是不能引領他人修證佛法的。沒有修證何來真實受用?禪正是在修證基礎上的當下之用,不是宗派的理論知見。

禪不是宗派知見,而是心宗,直指佛心。佛法修學的一切法門,皆不離此心,離此心法即是心外求法,與佛道背道而馳。由此一心而化八萬四千法門,所以曰宗。有人對祖師的語錄有看法,這完全可以理解,這本身就是六祖以降的不足之處。但有《壇經》在,有宗有教,這就是禪宗立于中國1300多年不倒的核心靈魂所在。

②“生活禪”就禪宗的法脈傳承而言,是清晰的、明確的。慧公說:“我是 1951 年在廣東云門寺依止虛云老和尚受戒的。從那個時候起,我開始接受禪宗的教法并依之修行,并繼承了虛云老和尚的法脈。

我跟禪宗有著甚深的法緣。因為這個因緣,我便義不容辭地選擇了禪宗,把它當作我畢生弘揚的最重要的法門,同時并把它視作振興中國漢傳佛教的關鍵所在。

禪宗的傳承是清晰有序的,這既是法脈人脈的衣缽延續,更主要的仍然是法義修證內涵的傳承。“生活禪”即是在禪的內核下,在禪宗的衣缽下,掀起更廣泛的禪法修學熱潮,以期迎來佛法修學的又一繁榮時代。

⑵創新性

佛法是緊隨時代的,因為不同時期的人們,所面臨的社會現實環境是不同的,引發人們生存矛盾、關注焦點也是不同的,而佛法是以預防和化解眾生生活中的煩惱實現人生覺悟為目的的。所以,佛法教化的形式、手段必須是緊隨時代的,必須是適應眾生的。

慧公說:“應該說,生活禪的真正的祖師爺是四祖大師,他把禪融入到耕田種地當中,把耕田種地也當作是修行的一大法門,他提出,坐作并重。一方面是坐禪,一方面是作務,這個高明得很,不但解決了僧人的吃飯問題,更重要的是跟中國文化融為一體。禪宗為什么能夠發展,就是徹底地把佛教的精神,融入到中國文化、中國民情、中國國情當中,她能夠鋪天蓋地地席卷整個中國佛教,絕對不是偶然的。這都是有大智慧的人才能做這種不平凡的事業出來。

在繼承傳統的基礎上,克除傳統中的弊端,建立適應時代、適應眾生的禪修新理念,這即是“生活禪”的創新性所在。正如慧公所指出的那樣:“不明教理,不懂得禪宗的真精神。”如此,不少人或以定為禪、或以神通為禪、以意識知見為禪等等,這些錯誤的知見固然不是由傳統本身帶來的,而是由于缺乏對佛法教理教義的真會通,缺乏真實的修證,知見模糊,久而久之,一些似是而非的東西便成為社會的廣泛“共識”,也便成了修學者的大障礙。所以,現在佛教中最大的問題,乃是不通教義。連佛陀說什么都不知道,還能依法修行嗎?還能直指佛心嗎?

以佛法教義指導人生修行,參究人生現象、各種社會現實矛盾,以佛法智慧指導生活,這才是“生活禪”的目的。所以,“生活禪”的建立,首當其沖的就是要明了禪法教義。慧公說:“我們應當首先恢復或者說回到禪宗的原旨精神上面來。我曾經提出過“要回到六祖那兒去”,其出發點就在于此。”本文以慧公“回到六祖那兒去”為題,其意正在這里。

 

㈢“生活禪”具有廣泛的融合性

慧公說:“在生活中,培養專注、清明、綿密的覺受,以信仰、因果、良心、道德為內容,不斷優化自身素質,從而落實覺悟人生的宗旨。在生活中,培養以感恩、包容、分享、結緣為內涵的理念,不斷和諧自他關系,從而落實奉獻人生的要求。覺悟人生,所要做到的是要優化自身素質;奉獻人生,所要做到的是和諧自他關系。我們人生存在這個世界上,究竟能夠做些什么事?我們要永遠地、無窮無盡地做這兩件事,不斷優化自身素質,覺悟人生;不斷和諧自他關系,奉獻人生。永遠只能夠主動地做這兩件事,其他的事可能都只有被動去做,唯有這兩件事你可以主動去做。如果我們把優化自身素質、和諧自他關系和解脫道與菩薩道,進行一個連接的話,那就是以解脫道為目標來優化自身素質,以菩薩道為目標來和諧自他關系。以此兩道的完美結合,落實“覺悟人生,奉獻人生”,“善用其心,善待一切”,“自覺覺他,自利利他”的生活禪宗旨。

從“生活禪”的宗旨我們不難看出,“生活禪”也就是在新的歷史條件下,大乘菩提的行愿。既然是大乘菩薩的行愿,他就一定是契理契機的。所謂契理,即契真如理體,契般若智慧,契禪宗正義;所謂契機,即契眾生的根機,契時代之機,契眾生的現實乃至煩惱之機。前者是理,后者是事。充分適應時代、適應眾生而立足當下,正是禪的精神,靈活靈動。這種靈活靈動的方式方法,唯有一個目的,就是化解眾生的煩惱,啟發覺智。所謂法無高下,契者妙。能藥到病除的藥就是好藥,禪正是應病與藥的良方、良藥。

但“生活禪”的創立也還只有二十多年的時間,仍然還在起步探索的實踐過程之中,雖然取得了一些成功的經驗,但距成熟與完善,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任重而道遠。但就其精神、理念以及已取得的經驗看,他的特點是很明顯的。

其一,“生活禪”雖然秉承著祖師的法脈,但對包括聲聞禪在內的各種禪法是包容的、絕不排斥的。只要是能夠引領眾生覺悟的,無論什么禪法都接納與包容。以圓融一乘的精神,容納萬千法門。

其二,“生活禪”的修學對象,具有廣泛的包容性。雖然以出家二眾為骨干帶動在家二眾,但并不拘泥于四眾弟子,而是開放的接納社會一切有興趣修學者。實踐證明,二十多年來,以“生活禪”為主題的夏令營活動,就感召了一批優秀的青年出家,成為今日教界的法門龍象。

其三,“生活禪”雖然以祖師禪的修證精神為要旨,但廣設方便接引之法,培養有興趣的禪修者,全方位多層次地導向深入,以期有更多的人能悟明心性。好比從一寶塔的塔尖,垂一線而至地,這核心的中線就是真實禪修的方法與理念,圍繞這一核心,建立于每一層面的各種方式、方法,接引各種類別的人群,都不會失去方向,背離宗旨。如何做到始終不離這個核心呢?只有藉教悟宗,以理導事,解行并重,理事圓融。否則,很難把握這個核心。

其四,“生活禪”秉持“在生活中修行,在修行中生活”的理念,對“生活禪”修持的道場而言,即是廣大的生活舞臺,即是社會、人生的一切行中。因此,他既包括嚴肅的寺院生活,也包括紛繁的世俗生活。既有嚴肅的宗教信仰生活,也包容各種非宗教的文化生活。既有傳統的佛教共修形式,又有適應現代人特點和需求的新方式。使更多的人感受禪的內在精神,培養具有禪意的文化氣質,成為禪文化的廣泛受眾。

其五,“生活禪”雖然是典型的禪宗內核,但卻并不固守禪宗的門戶之見,在宗門法脈恪守嚴格的傳承制度外,“生活禪”對佛門中的一切宗派秉持著開放包容的態度。一切法門皆可以為我所用,不搞門戶壁壘,一切有利于佛法中興,尤其是漢傳佛教中興的宗派法門,“生活禪”的態度都是積極的。

其六,“生活禪”雖然廣具開放、包容之性,但卻必是嚴格依佛教法,嚴格持守戒律的,尤其是四眾弟子,必以持守戒律為其修持準則。絕不以破壞戒律、違反佛說教義、法義為代價迎合乃至獻媚世俗人心。始終以自利利他、自覺覺他的宗旨,在生活中行愿教化。

 

五、《壇經》與“生活禪”

《壇經》對于“生活禪”而言,始終具有指導意義。《壇經》之所以1300余年長盛不衰,無論是于傳統文化,還是佛法修行,都有著舉足輕重的作用。

首先,《壇經》是印度佛教與中華文化相結合的產物;是佛陀教法與中國僧人修持實踐相結合的產物。自達摩祖師將祖師禪法帶到中國來,一直傳到四祖,這一百五十年間,都是秘密傳授的,其間付出了巨大的犧牲,乃至生命的代價。“因為達摩祖師來中國那個時候是以戒律為主的佛教氛圍,達摩祖師所提出的那些理念,當時都沒有人能夠接受他,不光是理論和修行方法,人們不能接受,連他住在廟里的這種可能性都沒有。”正是在這種碰撞之中,一代一代的探求、適應、融合,直到六祖才風靡天下,誕生了中國僧人創造的經典——《壇經》,引領禪宗一脈逐步形成繁榮鼎盛的局面,并一直影響后世,直到今天。所以,《壇經》對“生活禪”的指導與引領是全方位的,是直接的。

其次,《壇經》是中國禪宗大德修行實踐的產物。正如我們在前述中列舉的惠能、惠明求法得道的故事那樣,《壇經》是諸多禪宗大德們修行實踐的記錄。有明確的教理根據,有具體的日常事修、有真實的悟證體驗。所以,《壇經》對“生活禪”的行人而言,是最直接的實踐指南。關鍵是要讀懂、要真契入禪的精神,以理導事,理事圓融,行之于生活,才是名副其實的“生活禪”,倘若流之于清談,終究是要落空的。

第三,《壇經》是哺育出眾多大師的,并經得起歲月檢驗的智慧結晶。雖然稱為六祖壇經,記述的是六祖的言教,但卻是幾代禪宗祖師共同智慧的結晶。1300余年來,《壇經》所影響的絕不僅僅是宗門弟子,即使其他各宗各派,難得有人會說他沒受過《壇經》的影響。光是宗門之內,每一個時期都不乏大師誕出。在當今歷史條件下,我們完全有理由相信在“生活禪”的修行者中,也一定會誕生出屬于這個時代的禪門大師!

慧公說:“克實而言,生活禪的提出,并沒有在大乘佛教和祖師禪的精神之外添加了一些什么新的東西,只是將祖師禪的“將修行與生活打成一片”的特色更加突現出來而已。其本意只是想將祖師禪的修行理念作為一種全新的、積極健康的、引人向善向上的生活方式加以提倡。這是我們佛教生存發展的內在需求,更是社會大眾尋找精神家園、落實信仰回歸的迫切要求。我覺得,人間佛教精神的最終落實,從根本上來講,要在這方面作出努力,否則,任何有補于世的好理念,都會變成空頭支票。

佛法修行,無論何宗何派,他必須依于佛說經典,以佛說經義作為理論指導和方法論原則,禪宗也不例外。“生活禪”作為禪法修行的時代理念,必須始終以佛法教義,尤其是了義經典為指導,這其中自然包括《壇經》。同時,“生活禪”作為適應時代的新理念在教學手法等諸方面,既是《壇經》的延續,又是其豐富和發展的新探索、新實踐、新表征。

“生活禪”的理論探討以及實踐狀況,又必須接受經典(包括《壇經》)的檢驗,這就是經典的勘驗功能,所修所學若經不起經典的檢驗,無疑是個問題所在,行人當直面剖析,絕不可以自欺欺人,更不可以誤己害人。

弘揚“生活禪”,推動“生活禪”,實踐“生活禪”,就是當代大乘佛子的菩薩愿行,念茲在茲,唯在一心,宗通說通,全在行中,即使只有一滴水,也能映照著太陽的光輝,倘若把這一滴水放在大海中去,則能時時與日月交相輝映。

慧公老和尚常說:“跟我來”,“回到六祖那兒去”!

(以此回向與感恩慧公老和尚,祈愿老和尚早日乘愿再來!)

 

20151031日于茅山草堂)



p3试机号走势图一
p3试机号走试图 排列三p3试机号q p3试机号金码关注 p3试机号走势图一 今日体彩p3试机号 彩宝网p3试机号今天 p3试机号走势图彩宝网 p3试机号千禧试机号查询 p3试机号天吉网 今天排三p3试机号 p3试机号走试图 今天体育彩p3试机号 p3试机号金码关注 p3试机号走势图一 p3试机号乐乐
哪里可以看羽毛球比分 必富娱乐是不是倒闭了 王者传奇伙伴升级数据 dnf稳赚不赔的方法 东莞打什么工赚钱 重庆时时三星彩走势图彩经 阿拉德之怒mg版官网 七乐彩票大发快三下载 易游eu8com网页登录下载 双色球十大专家预测汇 管家婆三肖期期准一肖中特 出租和出售锂电池哪个赚钱 时时彩一天稳赚50 球探比分直播 捕鱼假日隐藏 篮球即时比分